压滤机生产厂家

网站首页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
13639662138

压滤机知识

您的位置:隔膜压滤机 > 压滤机知识 >

厢式压滤机展现的姿势也是先进技术的风采

 在生活节奏快速的今天,厢式压滤机的地位迅速的提升,厢式压滤机展现的姿势也是先进技术的风采。产品在现在尤为重要,对经济的发展有着很大的促进作用。厢式压滤机让企业受益,让客户受益,也让自己更好成长。
 做到了对产品进行保护的作用,它利用自己的能力使产品与空气隔绝,避免了产品的氧化,使您买到的产品无论是在外观上还是在本质上,都是那么的令人满意,而厢式压滤机有能力保持产品的营养价值。厢式压滤机的出现促使更多的物品越来越受消费者的喜爱,增加了产品的流通,而更重要的是对人们的健康有一定的帮助作用。
  时代的进步是厢式压滤机诞生的基础,也是厢式压滤机发展的需求。厢式压滤机是针对产品进行压滤的设备,是针对产品的压滤。压滤设备有着很广阔的发展空间,对需要压滤设备的客户也有很大的帮助。

相关新闻:

推荐产品:

  • 主页
  • 轻型楼层板
  • 新风换气机
  • 腻子粉混合机
  • 主页 > 腻子粉混合机 >

    牲在边防路上的连长 相信他已化作了山脉

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3-12 03:36

      大兴安岭原始森林尽头大雪茫茫,中俄两国界河额尔古纳河冰封千里。界河南岸,一处26米高的悬崖之上,迷彩色的哨所巍然矗立。

      这里是北纬52°46′内蒙古军区伊木河边防连连长杜宏烈士牺牲的地方。紧贴界河的岸边悬崖上,一串带血的手印已被大雪抹去;扒开河面上厚厚的积雪,一滩血迹还清晰可见。

      2015年12月30日下午,连队沿界河进行5公里雪地越野,经过悬崖处,杜宏爬了上去他要对哨所悄然来一次突击检查,检验执勤官兵的反应能力。沿着悬崖,哨所官兵夏季下河取水踩出的一条“之”字型小路隐隐约约。身高1米83的杜宏身手敏捷,平日里攀岩越障几乎如履平地。

      两个小时后,指导员李东风发现,连长没有回来,电话打到哨所,那里居然没有看到连长的影子,一回头,连长的手机还在床铺上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李东风心头。他急令全连火速出动,寻找连长。“那一天冷得出奇”,李东风回忆,“河面上气温至少在摄氏零下46度,但全连官兵连跑带急,个个满头是汗。”

      如血的残阳中,战友们找到了连长。此刻,他一动不动地趴在悬崖下的雪地里,头上有一道超过10厘米的口子,身旁的是一团凝固的鲜血,眼镜和手套散落在悬崖边;一块尖利的巨石上,血迹斑斑……

      尽管杜宏的身体已经僵硬,战友们仍然抱着最后一线希望,抢救自己的连长。内蒙古军区、呼伦贝尔军分区和边防某团瞬间启动应急机制,几家军队医院通过远程医疗系统指导连队军医实施急救,官兵们一个个挽起袖子等待给连长献血……他们不相信,生龙活虎的连长从此倒下再不会醒来。

      边防某团团长孙建国雪夜奔赴伊木河。孙建国同样无法相信,雪豹一样机警、骆驼一样坚韧的杜宏,会被一处悬崖夺去年轻的生命。那一晚,孙建国陪了杜宏整整一夜,也自言自语地与杜宏聊了一夜,自己抽一支烟,就给杜宏点上一支烟。他期待,能够用这样的方式把自己的爱将唤醒窗外寒风刺骨,官兵们在雪地里久久伫立,他们也在期待奇迹的发生……然而,奇迹最终未能发生,杜宏的生命,定格在了31岁零22天。

      2016年的第一个早晨,全连官兵风雪中送别连长。战士们抬着杜宏的遗体,围着连队慢慢绕了三圈。他们要让自己的连长最后看一眼额尔古纳河畔的山山水水,最后看一眼大兴安岭深处的一草一木,最后看一眼白桦林里的连队和哨所。他们知道,十多年的戍边经历,连长的生命早就与这条界河、与这片森林难舍难分了。

      祖国雄鸡版图鸡冠处的伊木河边防连,背靠界河,前拥森林,最低气温曾有过摄氏零下57度的纪录,至今还保留着一副冻裂的直升机螺旋桨。长达七个多月大雪包裹期,除了对岸的俄罗斯哨所,方圆几百里再无人烟。2002年底,18岁的杜宏从内蒙古鄂尔多斯入伍来到边防连,很快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边防战士。2007年被保送至石家庄机械化学院深造,参加了2009年的国庆60周年大阅兵。军校同学戴楠楠回忆,作为优秀学员和独生子女的杜宏,毕业分配时曾有机会选择离父母稍近一点的部队,但他还是选择重新回到伊木河:“他离不开那里的战友,也离不开那里的战马和军犬。”

      重返边防6年,杜宏先是担任排长,后被破格提升为连长。团里军事比武,杜宏一人夺得13个科目中的7项第一,荣立二等功。连队军事考核年年列全团之冠,连续3次被表彰为“全面建设先进基层单位”,成为内蒙古八千里边防线上的一面旗帜。

      在战友们心中,自己的连长似乎从未离开。大年初五,当记者一行几经周折,来到“雪海孤岛”伊木河时发现,杜宏的床铺还像从前一样一尘不染,他的眼镜还放在他生前最熟悉的地方;在连史馆里,在连队“龙虎榜”上,爱笑的杜宏还是从前一样的笑容。在他的“军营朋友圈”中,最后一条信息,是在平安夜祝战友们平安。连队的战士说,自己的连长好像就在身边,好像还在用那双戴着眼镜的眼睛,深情地注视着他们。

      也许是水泪早已流干,千里迢迢把儿子接回家,父亲杜爱斌和母亲赵凤英几乎每天都在对着儿子的照片“唠家常”。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,是儿子当兵这些年,一家人团聚最长的一次。去年,父亲突发重病,住进监护室,儿子也只是回家照顾了半个月,又匆匆返回部队。父亲说:“闭上眼睛,就会想起杜宏的模样,看到他的照片,就像看到他每次回部队时那种满怀愧疚的样子。他的心装着我们这个家,更装着边防啊。”

      从初一到初六,妻子张茜每天都在单位加班,想用满负荷的工作状态减轻对丈夫的思念。然而,夜深人静,绵绵思念又抑止不住塞满心头。张茜是杜宏相恋了整整10年的中学同学,直到2014年两人才走进婚姻殿堂。边防上不通网络,聚多离少的日子,新婚夫妻只能靠时断时续的电信信号保持联系。就在杜宏牺牲的当天中午,还与张茜通话,许诺妻子,春到雪融时,带她到到北疆看一看,看看美丽的额尔古纳河,看看一望无际的大森林。张茜没有想到,第一次到丈夫守卫的地方,竟是陪丈夫回家。整理杜宏留下的一封封来信,读着一句句滚烫的话语,张茜泪水长流,她仿佛觉得,丈夫还在他的连队,这会儿只是静静地睡着了。

      立春过后,内地已是麦苗返青。再过几个月,大兴安岭也将迎来遍地春色。张茜告诉记者,待到春天到来,她会到丈夫的连队,与梦中的丈夫相会在额尔古纳河畔。她说,漫山遍野的杜鹃花肯定会比往年开得更加鲜艳,因为丈夫的鲜血,洒在那儿了。

      昨天晚上,当我与倪宁、张斌、王俊康、李一楠等几位同事几经周折从伊木河边防连返回北京,打开电脑中的采访记录,却几度泪眼婆娑,久久难以成文。

      我的眼前,始终晃动着那个整日里带着全连穿越密林深处、巡逻雪地冰河的戴着一副眼镜的高大军人的形象,晃动着界河雪地里的那团殷殷鲜血,晃动着白发父母送黑发儿子、新婚妻子送年轻丈夫时那种泪水流干的悲怆。

      30年前,我也曾经是南部边疆的一名边防战士,与杜宏生前一样,用自己的青春乃至热血守护着祖国的漫漫国境线,经历过一夜之间失去身边战友时那种难以言表的痛楚。

      在伊木河畔采访这几天,当我含泪看了烈士生前和身后的几段录相,这样一种痛楚时时都在搅动着我,让我几乎又有了一种回到当年边疆岁月的强烈感受。虽然,今天的我们处在鸽哨系着阳光的和平岁月,然而许多许多的边防军人却无时无刻不在经历着生与死的考验,不在忍受着分居之苦和相思之累,不在经受大家与小家孰重孰轻的考验。雪海孤岛,没有网络,方圆几百里荒无人烟,仅是那份孤寂,一般的年轻人都难以忍受。

      杜宏以及与杜宏一样的成千上万的年轻一代边防军人,无疑已经以他们的牺牲与奉献,以他们的担当与付出,交出了无愧的答卷。

      已是凌晨5时22分,窗外一片静谧,而此时此刻,我却有一种为杜宏唱一首歌的冲动,那是我们这代人当年百唱不厌的一首歌,它的歌词这样写道

    上一篇:没有了
    下一篇:没有了